????随着春节的一天天临近,年味儿自然也越来越重了起来,当杭向东和李玉梅两口子到的时候,温煦家过年的人就算是聚齐全了。

????温煦早上一睁眼,原本以为自己还是第一早,谁知道下了楼看到了舅妈李玉梅早已经起来了,正的拿着鸡毛掸子不住的这么拂拂那边试试的。

????“舅妈,您不用起这么早,昨天下午刚到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啊。”温煦一边伸手做着扩胸运动一边对着忙活的李玉梅说道。

????“年纪大了,也不太能睡的着,这已经算是好的了,每一次来的温家村都能睡上七八个小时,在首都的时候睡的更少呢,没事。”李玉梅笑着说道。

????温煦听了笑着又问道:“舅舅呢,也起来了?”

????“他吖,比我起的还早呢,天还没有亮就起来了,坐在床沿等着天一蒙蒙亮立刻迫不及待的出去疯去了,说是找老朋友们唱唱戏去了。”

????说到了这儿,李玉梅伸手拢在自己的嘴边,小声神秘秘地说道:“你舅舅因为这学唱戏还特意的跑到了戏曲学校,找人家的老师教的,现在自己觉得差不多了,能盖过别人一头了,早就等着向他的老伙伴们显摆显摆呢。”

????温煦听了不由的乐了起来,感觉老头像是个老小孩似的。

????“那我出去锻炼去啦。”说完温煦走到了小耀的门口,伸手敲了一下门:“小耀,小耀!”

????“孩子你折腾他干什么?”

????李玉梅一看温煦去敲小耀的门,立马出声阻止说道,对她来说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孩子睡懒觉的时候,大清早的不睡到十点那还能叫放寒假?

????没有等到温煦回答,里面的小耀已经打开了户门,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说道:“李奶奶,我每天都和姑父一起练功的,你看看我的成果!”

????说完把小胳膊给举了起来,示意李玉梅捏捏他胳膊上的肌肉。

????李玉梅一捏,顿时点头夸了小耀几句:“还真不错啊,成果不小!”

????“那可是这么多天不是白练的,奶奶,那我们走啦。”小耀得意地说道。

????李玉梅看到一大一小到了院门口,立马想走来自己这边还有事情要问,于是连忙赶了上去,冲着温煦的背影哎了两声。

????看到温煦站住了,李玉梅问道:“不是说今天杀猪么,准备怎么杀?”

????温煦一下子被舅妈的话问的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什么叫怎么杀?”温煦觉得杀猪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了啊,哪还有什么怎么杀的?电击榔头锤脑袋那也不是咱们国人的作风啊。

????“我是问什么时候杀,在什么地方杀,是不是在咱们院子里杀。”李玉梅看着温煦一脸傻样儿,于是张口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这下温煦立马明白了,连忙摆了下手说道:“不用,不用,直接在外面杀,也不用您忙,村里请了几个杀猪匠,人家是专业人士,咱们就负责取肉好了!”

????“那什么时候啊,今天都二十八了,咱们的圆子什么的都还没有炸,糕饼什么的也没有蒸起来,事情一大堆呢。”李玉梅说道。

????来的时候李玉梅就已经看到了别人家里忙的热火朝天的,什么蒸馒头,蒸糯米糕,熬冰糖,炸团子什么的,谁知道到了温煦家里,除了几个傻子带几个小动物,啥也没有,每天还是像平常一样吃吃喝喝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作为老派人,李玉梅一下子找到了存在感,心中不由的暗自得意了一下,觉得这帮小年青没有个老人还真就不行!

????既然有了存在感,李玉梅自然想着迎头赶上乡亲们的进度,所以才对什么杀猪特别的关心,大过年的没有肉打主力,啥事干的好啊。

????“快了,听五哥说的大约八点多人过来吧!他们杀的快,最多半小时就结束了,不像是咱们这边。”温煦说道。

????李玉梅一听八点多觉得还算是能接受,于是冲着温煦挥了挥手:“那去吧!”

????温煦一听这才带着小耀找老道去锻炼去。

????习惯了之后,觉得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也没什么了,等着临结束的时候,温煦把要走的老道给叫住了。

????“老道,过年的时候来我家过吧,现在宗祠里都没人了,你要是觉得孤单干脆搬到我家里来。”温煦说道。

????老道看了一眼温煦,眼神中那一味温情一闪而过,下一秒就摆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人少了才清净,他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占着这么大的院子不知道多爽快,行了,你就别劝了,过年呢我也没有空去你那里吃,初一我在新建家吃一顿,初二的时候我去看几个老朋友,大约离开个十来天的时间,你们俩在家不要偷懒!”

????说完老道也不等温煦再说什么背着双手一步一摆两步一摇的悠闲的离开了。

????温煦带着小耀回到了家,两人洗完了澡开始给李玉梅打下手,做早饭。等着早饭好了的时候,小耀有了新任务就是去把唱戏唱到了忘了吃饭的舅爷给叫回来吃饭。

????饭吃了一半的时候,温世清进了院子。

????“世煦,世煦,杀猪匠马上就到了,你的猪赶过来的没有?”

????好家伙,温世清这一嗓子吼的,吓的雪雕差点儿从站的椅子背上摔下来。

????“不是说八点多么,现在还有一刻钟到八点呢。”温煦端着碗站了起来,想出去和温世清说话,谁知道站起来的功夫,人家已经进了屋,快的让温煦觉得和自己说话的似乎不是堂兄弟,而是闪电侠呢。

????“反正人是快来了,说是在路上了最多十分钟,我这里已经通知了几家开始烧水,差不多就等你的猪了。”温世清说道。

????过年了,大家都挺大方的,平时不太舍得吃,舍得用的东西都开始挑起了好,头一份就是嘴了,过年离不开猪羊牛,猪羊首选的还得是温煦家养的,至于牛温煦家里就一头大白,那可不是给人吃的,所以除了牛之外,一时间温煦家养的猪羊受到了整个村子的欢迎。所以这一次村里集中杀猪,那自然是挑的温煦家的猪。

????原本温煦说直接让煦冬送过来,不过一帮子人说什么也不干,硬说是那样的话没有什么过年的气氛,还是自己村里杀猪看着踏实带劲,于是这才有了这事情。如果是按着温煦的想法,直接猪一送,猪肉往回一拉,哪有这么多的麻烦事情啊。

????“多大点儿事情,等我打个电话,让秦壮平给赶过来。”温煦放下了碗,转身开始找手机。

????温世清笑着说道:“你这个资本家,都快过年了还不放人?”

????“我放了啊,这小子太实诚了我能怎么办?而且他回家也没什么事,老秦头现在每天天一亮就去拖爬犁,一天好几百快的收入,现在赚钱赚的都快把儿子给忘到了脑后了。”温煦笑着说道。

????老秦头这些日子总算是对了一会,爬犁的生意挺不错的。对于老秦头来说估计一辈子也没有几次像这些日子一样赚钱赚的这么爽快的,用老头的话来说就是钱不是赚的,是往自己的口袋里流的。

????“现在爬犁的生意真是太红火了,听说镇上有人全家年也不过了,除了吃奶的孩子,全都拉爬犁去了,一天一家下来愣是有两千多块的收入,听的我都想去买一匹马拉爬犁去了。”温世清也听说了爬犁钱好赚,于是接口笑着说道。

????“最多拉一年,等到明年估计就没有这么好赚喽。”温煦想了一下,又给爬犁行业下了一个结论。

????这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今天赚疯了的生意,很少能撑过一年的,无数人立马就会挤进来把这个行业给做垮了,弄坏了。然后就是要规划整治,到时候说不准来了游客就要抱怨挨宰,强买强卖了。国内很多景点都是这么发展的,虽说温煦不希望长坪这边也走这样的老路,但是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对于这事儿没有什么发言权。

????只能希望,其他的事情一切都和温煦不相干。

????温世清笑道:“别管他,你先把猪给弄来吧。”

????温煦直接拨起了电话,和秦壮平说了两句之后就把电话放下来:“行了,十来分钟就过来了。”

????“行了,那你吃饭去吧。”温世清笑着说道,说完他冲着桌边的人笑着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之后转身离开了。

????温煦这边连忙把碗给端了起来,匆忙的刨完了饭,跟着走出了门。

????李玉梅听说杀猪也跟着把饭吃了,转身跟着温煦一起也出去看杀猪。

????李玉梅出去之后,一帮子人立马把也把手中的饭刨完了,一溜烟的放下了碗,出了门站在院子门口等着看起杀猪来。不光是孩子,连着大花二花,带着白鼠狼一家子,全都伸着脑袋站在了门口,立马用无数个大大小小的脑门子把大门堵的严严实实的。

????没有一会儿,秦壮平就赶着五六头猪过来了。

????温煦一看来的不光有秦壮平,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模样儿长的中等偏上,长的不算是太漂亮,但是也绝对算不上丑,身材嘛用城里人的眼光一看不怎么样,有点儿偏胖,但是在乡下来说,这样的姑娘长的那才叫姑娘,一来可以干活,二来也是个好生养的模样。

????“煦哥!”秦壮平把猪过了过来,走到了温煦的面前,话还没有说呢,脸皮儿薄的他自己先不好意思了,弄的好像是看自己还是十几岁的半大孩子似的,带着女朋友居然还羞涩起来了。

????“就知道傻笑,也不介绍一下。”温煦望着旁边的姑娘一眼,笑着对秦壮平讲道。

????听到温煦来了这么一句,这下连姑娘的脸都开始红了起来。

????一看到这表情,温煦心道:“还真是一对儿!”